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推荐新闻>水木年华成员缪杰 跟车护送15吨蔬菜到湖北
推荐新闻

水木年华成员缪杰 跟车护送15吨蔬菜到湖北


      新型肺炎疫情发生后,不少演艺圈人士纷纷捐款捐物。而亲自调集蔬菜并且跟车一路护送到湖北,水木年华成员缪杰是第一位。

日前,缪杰通过他的助农平台“家乡来客”筹集了15吨蔬菜,并且亲自跟车将物资一路护送到了湖北仙桃。在出发前,他还创作了一首新歌《勇敢的路》,希望这首歌给这次战“疫”中的人以勇气和力量。

2月4日,缪杰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缪杰是武汉人,但这次的行动并非因为武汉是自己家乡。在过去的5年当中,缪杰创办的“家乡来客”助农平台帮助了20多个省份成千上万的农民,可以说帮助了每一个人的家乡。

目前缪杰已经回到北京,并且处于自我隔离的状态,“要对其他人、对朋友、对家人负责。”

这一次不同寻常的旅途,用缪杰的话说:一路上风餐露宿、跋山涉水,但更是一条“勇敢的路”,因为所有的出发,都源于善意的真诚。

近千公里的路途中,他们的状态经常是“吃着泡面唱着歌”。因为疫情的缘故,高速上的车辆很少,服务区的餐厅也都是关闭状态,一辆车从头到尾司机只有一位,只能是走走停停,有时为了缓解疲劳,就会出现这样一幕:司机点歌、缪杰高歌。

对话

以最有效的方式帮助疫区

除夕开电话会议确定行动

北京青年报(以下简称北青报):怎么想起要亲自送蔬菜到湖北?

缪杰:我是在除夕当天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很多人都捐钱,但是我转念一想,现在最缺的是人手和物资,过年大家都回家了,这时候前线的那些医务人员其实是非常孤独的,需要有人在人力、物资上去帮助他们,我想必须得有实实在在、最有效的方式去帮助他们,而不只是捐一笔钱过去。

北青报:所以想到了自己带货过去。

缪杰:对,我就在除夕当天,通过电话会议临时把我们全体小伙伴召集起来,跟他们说目前这种情况。我们义不容辞,因为我们这个团队助农做了5年,我们的初心就是让家乡更美、让儿女回家,而这次疫情造成很多亲人的隔离,有的人回不了家。我说我们不应该忘记初心,在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希望大家能够放弃休假、放弃过年,一块投入到这次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很多小伙伴说,这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除夕夜,大家一直忙到深夜两点。

北青报:你也是武汉人,这几年还经常回武汉吗?

缪杰:实际上我出生在武汉,5岁的时候离开武汉跟随父母来到北京的。以前外公外婆在的时候,每年春节都会回武汉去看望他们。他们去世以后,回去就少了。

但是我这次的行动并不是因为我是武汉人,就像我们“家乡来客”做助农——已经做了5年,跑遍了全国20多个省份,两百多个县,帮助了成千上万的农民渡过难关,也不是只帮助自己的家乡,我们是帮助每一个人的家乡。

15吨蔬菜一天完成调集

4天完成第一批物资运送

北青报:这15吨蔬菜就是助农平台“家乡来客”收购的?大概用了多久?

缪杰:对,这是我们的强项。我们助农做了5年,全国各地都有很多我们的分团队,有很多我们帮助过的农民, 15吨蔬菜我们一天之内就完成了调集。

这批蔬菜是分别从河北大名县、山东莘县调集的。疫情发生后,各地蔬菜等都很紧缺,大名和莘县的农民以前得到过我们的帮助,所以在这样的关键时刻,非常愿意配合我们。

北青报:这次行动主要是蔬菜,还有其他物资吗?

缪杰:其实一开始我们主要想调集医用物资。但从初四开始,我们看到消息说湖北、武汉的蔬菜供应紧张,便想到从临近省调集蔬菜来帮助他们,这是我们最擅长的事情。于是决定开辟第二战场,初五把这15吨蔬菜调集完毕,初六找到了可以运送的司机和湖北当地能够接收的单位。初六晚上,我已经出发去蔬菜产地了,初七我们装货完毕,初八中午到达湖北,只用了4天的时间。其他的医用物资,通过另外一条路运输过去。

近千公里路只有两位司机

途中为缓解疲劳高唱《启程》

北青报:这15吨蔬菜大概花了多少钱?

缪杰:从除夕夜启动时,我们就已经开始在“家乡来客”旗下的各个平台义卖,筹集了几万块钱。当然,春节期间包括运费等成本都很高。没关系,不够的部分,由我和“家乡来客”团队先去支付,做这个事情不能被钱给卡死。

北青报:能找到愿意去湖北的司机也不容易吧?

缪杰:对,确实司机非常难找,近千公里路,可是我们两辆货车只找到了两位司机,也就是一辆车只有一位司机。按照正常运输的话,其实一辆车应该是有两到三位司机互相倒班。这也影响了我们前进的速度,因为按照货车司机的规定,每开三个小时左右就必须休息。司机师傅从头开到尾,非常辛苦。开到半夜12点的时候,我就给司机打电话。司机说是我们的歌迷,很喜欢《启程》这首歌。当时我就给他唱了一首《启程》。在这里真的要感谢愿意帮我们把蔬菜运到湖北的司机师傅,真的很不容易了。

北青报:路上还经历了哪些困难?

缪杰:比如我们去河北大名县调集物资,他们村都已经封锁了,外地人员、外地车辆不能够进村。得知是为疫区调集蔬菜,他们才表示理解,但是必须把车牌、人员姓名等身份信息都登记上,才允许进入。

出发当天,我们是先在河北把蔬菜装箱,然后去山东那边协助山东的蔬菜装箱。从河北去达山东途中,山东那边也规定,所有外地车辆、外地人不允许进入,这样,我们只能让那边团队的朋友原地装箱,然后约定一个地方集合,一块前往湖北。

北青报:这批蔬菜是直接运到武汉的吗?

缪杰:本来这批蔬菜我们是准备运到武汉,甚至是直接运往雷神山医院的。但是情况每天都有变化,我们出发的前一天,雷神山医院那边的反馈是可能目前暂时不接受省外的物资,所以我们赶紧去联系武汉周边能够帮我们接收的单位,后来通过朋友联系到了仙桃团市委,他们愿意出面帮我们接收这批物资,并且开出介绍信。实际上,我们是运到了仙桃,由仙桃团市委代为接收,然后他们会把我们这批物资根据武汉以及周边各地的需求,分发到需要的地方去,并且答应给物资发放的明细。在这里也要非常感谢仙桃团市委。

仙桃在武汉的西侧100公里左右的地方。现在各地防控很严,所以如果没有介绍信、通行证,车辆是不可能到市区的。这次,我们实际上是途经武汉的三环线,向西到达仙桃。这只是我们第一批物资。随后还有其他的医疗物资、蔬菜等也会陆续送过去。

一路风餐露宿但内心充实

3000件隔离服已抵达武汉

北青报:大过年的,为什么非要亲自去?

缪杰:就是因为情况每天都在发生变化。从这边出发到达湖北,要途经山东、河北、河南,每个省的规定不一样,情况也不一样,这批物资能否成功抵达,有太多不确定因素。所以我一定要亲自跟这一批蔬菜,第一时间解决遇到的问题,保证这批物资蔬菜能够及时、顺利地到达当地。只要第一次畅通了以后,后面再去做相同的工作就会容易很多。

北青报:一路上有什么感觉?

缪杰:高速上基本见不了几辆车,偶尔看到的,也是挂着横幅,写着某某地方援助湖北的物资的车辆。这让我们感觉到还挺欣慰的: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北青报:第一批已经顺利送达,后面还会有第二批?

缪杰:在我们返程的当天,也就是2月1日,我们组织的第一批3000件隔离服已经成功抵达了武汉的儿童医院。这也是除了蔬菜之外进到医院的第一批物资。通过这次行动,很多朋友知道后自发加入到我们行动中,比如有朋友说在天津有1万斤萝卜可以随时调往疫区,很多人都踊跃站出来说愿意和我们一起把物资运往湖北一线,这个挺让我感动的。因为一个团队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能够通过我们的行动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效果就提高很多倍,毕竟人多力量大。

希望疫情尽快结束,在这之前,我们会继续做这件事。希望能团结起更多有情怀、愿意做事情的朋友。越是困难的时候越需要团结,相信会越做越好。

北青报:“家乡来客”助农工作也会继续?

缪杰:对。“家乡来客”团队坚持帮助农民改善生活,已经做了5年。坚持5年非常不容易。我们的愿景是让所有的家乡变得更美,让所有的儿女能够回家。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团队的存在就有意义,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

我一直认为坚持这件事情才是最难但又是最有意义的事情。时间才是最说不了谎的。它能告诉我们、告诉所有人,我们在做什么?我们不是一时的作秀,也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通过坚持足够久的时间,告诉大家,我们这么做的初心和情怀,只有时间,不会说谎。

文/本报记者 寿鹏寰

统筹/刘江华

公司简介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  北京朝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2026250-1号

法律顾问    王伟香    北京华泰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