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图片新闻>“危”中寻机——疫情下的乡村旅游与红色旅游
图片新闻

“危”中寻机——疫情下的乡村旅游与红色旅游


  五一小长假旅游景点的复苏,给备受冲击的旅游业打了一剂强心针,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从业人员的经济压力。然而,如何抓住机会,将疫情的危机转化为修炼功夫的机会,却没有那么简单

  ◎《南方》杂志记者/石静莹 通讯员/曾瑛 梁杰灵 黄少娥 胡鸿 张英达 发自中山、韶关、云浮、湛江等地

  ◎本文责编/张蓓蕾

  新冠肺炎疫情下,如果问哪个行业受到的冲击大,相信许多人会选择旅游业。

  在全国人民“家里蹲”的几个月,旅游产业各项数据呈现断崖式下降,景区、酒店、旅行社、文娱等企业损失惨重,不少经营者困难重重。

  此前,我省一些地方将乡村旅游作为推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抓手,云浮市、韶关南雄市、梅州市大埔县等地在挖掘保护利用红色革命资源工作中探索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做法。多地的乡村旅游项目、红色资源开发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却被疫情按下了暂停键。

  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是新冠肺炎疫情之后的第一个五天假期,部分旅游景区、文化场馆实施有限度对公众开放。

  疫情给旅游业带来了怎样的冲击?今年五一,乡村旅游和红色旅游恢复得如何?各地主管部门采取了哪些措施,效果如何?《南方》杂志记者试图一探究竟。

  一半是火,一半是冰

  “这三四天以来,每天都有上千名游客前来打卡!”中山市南朗镇的左步书屋在经历了数个月的沉寂后,于五一小长假期间迎来了客流高峰。

  “前段时间游客少,随着疫情的好转、天气的好转,来村里的游客越来越多,今年五一的游客比往年五一都要多。”左步村党支部书记林庆标告诉《南方》杂志记者,游客多以短途家庭游为主,来自中山市区的最多。

  五一当天,部分景点重现了火热的景象,甚至远超去年同期。

  “五一假期第一天,我们开放了临时免费停车场。”在中山市颇受欢迎的孙中山故居旅游点,工作人员告诉《南方》杂志记者,临时开放的停车场有40个车位,五一当天接待了约200辆车。

  截至当天下午4时,孙中山故居游客量17930人次,较去年五一小长假首日上升了70.7%。

  据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初步统计,五一假期全省累计接待游客1861.5万人次,全省旅游总收入103.6亿元;纳入监测的百家重点景区累计接待游客315.7万人次;纳入监测的13家红色旅游经典景区累计接待游客33.5万人次。

  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对这个备受瞩目的五一小长假给出的判断是:全省文化和旅游市场假期安全有序、温和复苏。

  乡村旅游成为其中的一大亮点。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好转和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城市群近郊的农业公园和特色小镇游作为结合农业、文化、旅游的新形态,既带旺了农村人气,也为“憋坏了”的城市市民提供了心目中短途旅游的“心灵家园”。

  数据也佐证了五一乡村游的火爆。根据百度地图迁徙大数据显示,5月1日,东莞成为全国迁入人口最多的城市,迁入数量占全国迁入人口总量的1.56%,其中乡村游贡献不小。五一期间广州全市共接待乡村游游客249.14万人次,占全市游客接待量的47.22%。

  “五一假期旅游业的恢复情况,尤其是乡村游的情况不错。”携程旅游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杂志记者,五一假期,通过携程预约景区门票的人数较清明假期增长了268%。

  然而,另一些旅游从业者们的“假期”似乎仍未结束。城市里的部分从业者,感受到的仍是寒意。

  “业务量恢复了10%吧。”一名城市旅游从业者表示,“来咨询的人不少,但最终成交只有去年同期的三成。”

  “五一期间,我没有订单。”广州市一家民宿的老板告诉《南方》杂志记者,“不少同行倒在了五一之前。后来我打听了一下,还在坚持经营的人大多降价了,有些生意还不错。”

  大家旅游的热情没有消减,但疫情有可能让出游的预算有所下降。一家位于广州市江泰路的民宿甚至打出了95元一天的低价牌,“只求能活下去”。

  旅游业虽然敏感,但其实极具韧性。但行业的韧性,不等于某个具体的从业人员或旅游企业的韧性。

  乡村游的韧性

  423家A级景区中385家全部关停,23家部分关停(关停室内项目、公共旅游设施项目、人群集聚项目等),15家开放性景区对市民正常服务。

  这是上一个旅游黄金周—春节假期的广东的数据。

  广东省旅游和文化厅通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旅游景区预计损失77.6亿元,旅游饭店直接经济损失超500亿元。

  韶关市红色旅游资源丰富,拥有红色革命遗址307处,一直是省内乡村游、红色游的重要目的地。其中,梅关古道、水口战役遗址、北伐纪念馆和省委机关旧址更是以往旅游的热门景点。

  然而,该市第一季度住宿业营业收入大幅减少,旅行社损失惨重。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的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全市31家A级景区全部停业。据测算,第一季度直接经济损失约14739万元,其中景区门票收入损失约6793万元,餐饮住宿收入损失约5894万元,其他直接经济损失约2052万元。

  “疫情的影响很大,我们2月3日做了一个统计,A级景区有5600多人次退票,直接经济损失有36万多元。”南雄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局长钟筱蓉告诉《南方》杂志记者,以往春节本来是旅游旺季,今年却不乐观。

  韶关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工作人员介绍,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入实施,一批新农村和重点扶贫村的村容风貌与旅游基础设施得到明显改善,今年五一假期,以回归田园和体验民俗风情为特色的乡村旅游受到人们的追捧,在“分散式”旅游的倡导下,自驾游和自助游为主的乡村旅游成为游客的首选目的地。

  据初步统计,今年五一假期韶关市接待游客19.86万人次;旅游收入1.04亿元,研学游、乡村游、红色旅游成为其中的亮点。

  相比于备受冲击的城市民宿,分散式的乡村民宿表现出了更强的韧性。

  韶关市民宿协会会长符小蜜告诉《南方》杂志记者,数百家会员里,没有一家乡村民宿因受到疫情冲击而倒下,“这类民宿很多都是自有产业,八成左右是自家房屋,疫情冲击比想象中好很多。趁着疫情按下了旅游的暂停键,我们带着乡村民宿整合资源、交流特产,甚至不少民宿重新对院景环境进行了布置”。

  没有太多红色资源,走亲民路线的农业园也在这个五一假期受到了追捧。

  “我们每天限量400人,总共接待了1500人次的游客。前三天游客爆满,后两天临近上班日,游客数量少些。”东莞麻涌镇的古梅生态农业园相关负责人介绍。

  “因为疫情防控每天限流3000人,每天我们都达到了上限。”广州友生科技有限公司宝趣玫瑰世界创始人潘翠玲说,假期前就有不少游客通过网络、电话等方式提前预约。五一假期供不应求,为此该公园与周边其他农业公园合作,实现了游客分流。

  修炼“内功”

  在红色文化景点的调研中,有关负责人提及应对疫情的冲击,最常用的一个词就是修炼“内功”。在抗击疫情、做好安全接待的同时,各地正在探索新的旅游业发展方式。

  近年来,我省汕尾市、云浮市、韶关南雄市、广州市越秀区、梅州市大埔县等地在挖掘保护利用红色革命资源工作中探索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先进经验,在绘制红色革命遗址分布图、坚持立法保护红色革命资源、发展“红色+旅游”等方面各有创新。

  为使文旅企业能在停业期间“练好内功”,韶关市印发了《关于开展“共助旅企 抗击疫情”在线培训活动的通知》,积极组织旅游协会、旅游企业参与线上培训,提前谋划市场宣传营销,整合红色旅游资源,包装策划推出红色旅游精品线路,作为疫情结束后引爆旅游市场的亮点产品打造。

  在湛江,第一季度全市接待游客总人数同比下降64.65%,旅游总收入同比下降72.2%。巨大的考验摆在了主管部门的面前。

  湛江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工作人员介绍,为了迎接五一假期,他们“内外兼修”,提前谋划市场复苏营销计划。“同时,我们正在加快推进文旅重大项目建设。做到重点项目推进不中断,积极开展行业专业培训。引导指导企业练好内功,提升管理水平,做好迎接市场复苏的准备。鼓励文旅体企业在疫情期间进行产品创新、技术改造和质量提升,丰富产品业态,做好复工复产营销策划等工作。”该工作人员说。

  五一期间,湛江市A级景区已全面恢复开放,星级饭店复工超八成。各主要旅游景点累计接待游客145.5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7.1亿元。其中,自驾旅游、乡村旅游、滨海旅游、夜间旅游成为亮点。

  在云浮市,生态游、乡村游、红色游等周边短途旅游成为群众出游首选,全市各公园、精品乡村、红色村等广受青睐。以云城区腰古镇水东村和郁南兰寨南江文化创意基地、大湾古民居建筑群为代表的文化古村落等,是节假日期间人们出行的主要去处。

  “我们正在力求化危为机,在乡村旅游、生态旅游上走出云浮路径。”云浮市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对比长途旅行来说,相对更有安全感、更为方便的短途旅行、周边游或生态游成为未来一段时期人们出行的首选,一村一品、各具特色的丰富的文化和旅游形式,将为游客带来更加多彩、健康的假期体验。

  五一假期,我省旅游业总体呈现“城市休闲复苏,乡村旅游活跃”的市场特征,但是疫情的冲击仍在,旅游业还未全面恢复。如何面对接下来行业的新情况,将是主管部门和从业者共同的挑战。

  深呼吸

  发展乡村游,关键在修炼资源整合的硬功夫

  疫情之下,由于行业特性,文化旅游体育被列入困难行业范围,复工复产复市存在较大困难。根据2003年非典疫情的历史经验,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持续仍旧时间较长,旅游业预计将在疫情结束半年之后才会缓慢回暖,行业将面临较长的寒冬期。

  在这样艰难的背景之下,五一小长假的成绩单无疑是对乡村旅游、红色旅游活力的肯定。甚至部分地区的游客人数,远远超出了此前业内人士的预期。这些景点的复苏,也给备受冲击的旅游业打了一剂强心针。

  对于旅游从业者而言,投入资金相对较小的乡村民宿,对比租金、人工压力较大的城市旅游经营者,表现出了更强的韧性。而跨省游的暂停、短途旅游的兴起,也给乡村游以及红色旅游带来了不错的收益,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从业人员的经济压力。

  然而,如何抓住机会,将疫情的危机转化为修炼功夫的机会,却没有那么简单。作为红色旅游资源的强势地区,韶关市一些从业人员对未来表现出了一定的担忧,“政府对资源的整合能力还有待加强,全域旅游真正打响,从来不是靠几个从业者、打几个广告就能做到的”。

  就目前来看,我省短途乡村游、红色旅游的游客仍旧以广东省内为主,让省外游客认可的品牌并不丰富。

  按照《广东省红色革命资源保护利用三年提升行动计划(2019—2021)》提出的目标,到2021年,全省红色革命文化发掘研究更加深入系统,红色革命遗址总体得到有效修缮保护,红色革命遗址社会教育功能更加凸显,红色旅游开发更加充分,红色革命文化资源的整体保护利用和传承弘扬走在全国前列。

  未来,全省各地如何将红色资源整合进全域旅游资源之中,加大城市品牌形象宣传,打出真正让人印象深刻的红色旅游名片,吸引省外游客?这需要各地主管部门,在常规化工作的基础上,修炼资源整合的硬功夫,把大数据、短视频平台等新兴手段都囊括到旅游推广的常规工作中,才能真正让乡村旅游、红色资源变成带动乡村振兴的强大引擎。

公司简介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  北京朝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2026250-1号

法律顾问    王伟香    北京华泰律师事务所